您现在的位置:刀传奇 >> 游戏杂谈 >> 正文

中国票房"拯救"《魔兽》真相 游戏如何拍成好电影?

       截止15日下午13:00,据猫眼电影票房实时数据,电影《魔兽》在中国上映8天票房高达11.29亿。这部制作成本约为1.6亿美元(折合人民币10.55亿元)的电影,虽然在海外票房平平,但单靠中国的票房,已能成功避免亏损,因此被指获得“拯救”。与此同时,《魔兽》的成功也引发了游戏改编热潮。

点击进入下一页
不少玩家打扮成游戏中的角色前去观影 图片来源:片方提供

  上映8日票房破11亿

  资深玩家连刷三遍

  电影《魔兽》改编自网络游戏《魔兽世界》,讲述了黑暗之门打开之后,两个世界的种族(部落和联盟)为了各自的生存和家园奋起而战的故事。

  “这是我三刷电影《魔兽》。”14日,资深玩家小勇告诉中新网(微信公众号:cns2012)记者,自己第一次看是因为“联盟”,第二次是为了“部落”,第三次是和“公会”的玩家一起,再聚一次。

  和小勇相似的人不少,网红“papi酱”也透露,其老公也连刷多遍《魔兽》。

  作为一部游戏改编的电影,电影《魔兽》一早就把目标观众群定位为游戏玩家。据新华网报道,中国是《魔兽世界》游戏最大的市场之一,中国的《魔兽》玩家预计约有1000万人,即在全球1亿个《魔兽》玩家当中,至少有10%都来自中国。

  因此,当电影《魔兽》在中国上映后,一众玩家纷纷相约一同观影,有人打扮成游戏中的角色,有人手拿刀剑等道具,还有人穿着有相同的T恤一起合影,大喊“为了部落”、“为了联盟”……有网友形容买票像春运、观影如过年。

  正因为游戏玩家的热捧,让这部电影的票房迅速走高。截止15日下午13:00,据猫眼电影票房实时数据,电影《魔兽》在中国上映8天票房高达11.29亿。

  然而,记者注意到,该片的后续能力并不强,每日票房也连续下跌,从上映第5天起,单日票房收入不到1亿,第6天直接跌至4770万。

点击进入下一页
一些玩家穿着相同的衣服一起观影,如同老友聚会。 图片来源:片方提供

  上演拯救美国大片“好戏”

  《魔兽》中国票房为何爆发

  相比在中国市场的火爆,电影《魔兽》在海外却不太受宠。

  据北美票房统计网站“boxoffice mojo”统计,电影《魔兽》于美国时间6月10日上映后票房平平,截止当地时间13日,票房仅为2604万美元(折合人民币1.72亿),不敌电影《招魂2》。

  和该片在豆瓣上8.1的高分相反的是,北美观影者给出平庸的“B+”评级,影评人甚至只给出27%的观影推荐值。

  对于在国外网站上的评分低,片方之一传奇影业的中国市场总监木笛告诉记者,“其实国外很多影评类的打分是因为对怪兽、魔幻类题材都不感冒”。《福布斯》杂志公布的数据则显示,网络游戏《魔兽》的玩家数量在2010年达到峰值,如今玩家数量已大幅减少,甚至不及峰值一半。

  记者了解到,电影《魔兽》的制作成本约为1.6亿美元(折合人民币10.55亿元),可以说单靠中国的票房,就能成功避免亏损。

  “显而易见的事实是,中国电影市场再次上演了拯救一些美国大片的‘好戏’。”中国电影家协会秘书长饶曙光接受中新网(微信公众号:cns2012)直言。

  在饶曙光看来,《魔兽》在中国的高票房既非中国电影市场的骄傲,也不是中国电影观众的自豪,“客观地说,之前流行了多年的游戏已经为影片积聚了超大量的粉丝群体。而且,从游戏到电影,也经历了一个长时期的准备和酝酿,在很大程度上实现了‘深加工’,某种意义上甚至可以说是从游戏转化为电影的一个‘样板’”。

  但是,为何《魔兽》没有在中国电影市场之外受到如此狂热的追捧?

  “影片背后的中国资本及其资本运作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。”饶曙光表示,自己倾向于资本对“绑架”中国年轻观众的观点,“年轻观众群体存在着比较强烈的非理性消费、粉丝消费,他们进电影院看电影的冲动和欲望是社交、娱乐而不是艺术、审美,并且在很大程度上助推了中国电影整体性的娱乐化倾向”。

点击进入下一页
为迎合玩家,一些影院也在影厅门口搭建游戏中的场景。 图片来源:片方提供

  《魔兽》引发“游戏改编”热

  如何拍好? 专家:讲好故事最重要

  《魔兽》在中国市场的成绩单,无疑给不少影视公司注入强心针,游戏IP也开始成为继文学IP后的另一个“金矿”,国产热门游戏《征途》、《英雄联盟》等也即将被搬上银幕。

  对于“游戏改编”的热潮,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院长崔保国认为,真正经典的游戏IP如果做深度开发很有必要,对电影市场是好事,“但现在的问题是一些不那么经典,甚至十分无聊的IP也被开发,完全是为了粉丝和商业利益,迟早让人厌倦”。

  “过度追求IP和拿来主义,会伤害原创 ,我们如果不充分尊重原创和本土文化,电影产业的发展后劲和驱动力就会丧失。”崔保国建议,有关部门应该理性对待IP热潮,“要正确扶持,把相关基金用到正确的地方”。

  中国电影家协会秘书长饶曙光有些担忧,“目前在各种各样的论坛上,大家都在谈论资本、IP、娱乐,然后真正讨论电影艺术和审美几乎成了一种神话乃至笑话”。

  饶曙光认为,游戏改编为电影是电影工业化生产的必然选择,“一方面可以有效降低投资风险,也存在大量观众群体”。在他看来,由手游改编而成的电影《愤怒的小鸟》就是成功案例,“各方面质量都不错”。

  如何拍好游戏改编的电影?饶曙光的答案是:“第一是故事,第二是故事,第三还是故事。”

  “现在中国电影对编剧的重视投入还不够,然而美国在拍摄游戏改编的电影时,在编剧环节花费大量精力,还形成了立体团队来打造。”饶曙光如是说。

上一篇:“后高考经济”逐步升温 复读班最高要价达30万

下一篇:没有了!